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五回 问生辰八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手书折做了两段,低首塞进自己的窄袖里又道,“你且下去吧,本宫自会把它转交给天后的。”

    长史恭敬地应声,心想这烫手山芋可算是不归自己管了。

    阿琢到玭珧殿的时候,殿门还是关着的。

    外头的侍婢向着梅仙拜了一拜,异口同声地道:“娘娘因天主圆寂而悲伤过度,彻夜难眠,所以此时还未起。仙子请回。”

    她站着没动,只是眯着眼笑道:“既然天后巳时还没起榻,那本宫就不进去了。转告悲伤过度的天后娘娘,本宫有重要的东西请天后一观,请整理好仪容来后院。”说完裙裾一转回眸而去,地面犹如开了素丽的花。

    阿琢的话声不高,却清晰地传进了玭瑶殿内,天后漓珠的贴身侍婢守在榻前,此时咬牙道:“她怎么敢如此猖狂?”

    软榻四周的帘幕被挑开了一角,露出天后的半张苍白素颜:“过去是依仗着天主,现在是依仗着孩子。”

    “孩子?”漓珠的贴身侍婢只是跟了她短短几年,全然不知这对龙凤胎背后的隐秘。

    漓珠沉默,她扶着榻沿坐起来,保养得当的圆指甲扣进了金丝楠木。

    ——长息的身世,梅花仙子已然知道了吗?

    想到这里,漓珠的神色慌张起来,她颤抖着声线对侍婢道:“手脚麻利着点儿。”

    阿琢席地坐在一棵樱花树下。她看到漓珠一手提着过长的裙幅走近了,只起身微微颔首道:“见过天后。”

    漓珠刻意地忽视了她对自己的不敬,收敛着一双黛眉道:“你叫我到这里做什么?”尽管漓珠被梅花仙子架空了天宫主母的权力,她还要端着仅剩的自尊。

    “妾有些东西需私下交给天后。”阿琢笑意盈盈地抽出了两张帛书,“娘娘看了以后做个决定吧。”

    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笑不甚单纯,漓珠没有伸手去接,紧盯着梅仙的眼眸问道:“……做什么决定?”

    阿琢摇了摇尺长的素帛,嘴角的笑意慢慢淡去:“决定是否继续鸠占鹊巢。我手里一张是先主遗诏,一张是群臣谏书。两者都是说长息继承大统的事情,对您的影响却截然不同呢。”

    漓珠眉目一凛,夺过梅仙手上的帛书。群臣谏书没什么特别,她早就料想到它的存在了;残留着檀香的先主遗照,却让漓珠不禁头晕目眩。

    因为这寥寥数行的遗诏,清楚地记述了自己与梅仙的过往,最重要的是,它还披露了长息的身世。

    伸左手扶住了自己的心口,漓珠喘息着道:“三十三天上下,谁人不知你与先主的手迹一模一样。你如今拿出先主遗照,怎么敢证明它是真的?”

    阿琢轻蔑地以鼻音哼了一声:“若我的笔迹能够毫无破绽,百年前如何会被剔除仙根,流放人间受尽劫难?”

    三十三天曾发生一桩震惊全部天人的事情。

    蜀地本该因下暴雨发生洪灾,但最后降的雨数少了大半,洪灾未成,天主便遣人追责,查了许久后,发现雨旨被掉了包,罪魁祸首就是常年跟在自己身边的梅花仙子。

    她仿照着天主的手迹写了份圣谕,故意把原有的雨数撇去大半。她的这个举动,改变的不只是蜀地一方人民的命数,还有人间一甲子的气运。

    犯了这般严重的过失,纵然天主想要包庇她都无能为力,只能依矩发落她。

    漓珠正想着旧事,耳畔又听梅花仙子道:“你若无法辨别真伪,尽管找慧眼洞明的菩萨大士问问。”

    “本宫虽然想知遗诏的真伪,却不想家丑外扬。”口气堂皇地拒绝了这个提议,漓珠却将帛书收进了衣袖,“你都已经权倾后宫了,还想要些什么?”

    “想在有生之年,听长息叫我声阿娘。”阿琢一字一顿缓慢道,语间竟有凄哀之意。

    漓珠何其聪明,知道一旦把长息归还给梅仙,就意味着失去了权势和地位。其实自己是无所谓的,可她的女儿阿阮该怎么办?

    她怀阿阮的期间曾受惊吓,导致阿阮先天不足,很晚才开口讲话,而且智力较同年同日生的长息差了不少。

    阿阮虽然贵为公主,但如果始终不见好,怕是很难找到郎君。自己失去权势地位的话,怎样庇护女儿?

    “我若决定继续鸠占鹊巢,你会如何做?”漓珠咬着毫无血色的唇道。

    阿琢一步欺近了漓珠的身,两张气质相背的面孔挨得极近:“你见过我如今的手腕,怎么还会问如是幼稚的问题?你不选择好走的路,我当然要推你一把。当你带着阿阮狼狈地离开天宫,就知道我并未唬你。”

    从梅仙和漓珠百年前初见时起,她们的交锋就没有停止过。百年前,是漓珠占据着绝对优势。百年后,则是尝尽辛酸苦楚的梅仙略胜一筹。

    这或许就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你够狠。”漓珠恨恨地瞪着她道。

    阿琢挑起眉毛答道:“都是拜你所赐。”

    她从轮回中归来的一刻起,就不再是白璧无暇的梅花仙子了。

    漓珠垂下秋水剪眸,叹气道:“不属于我的,再如何追求也总归是得不到的,只是…我悟地太迟了。过去有许多次是我对不住你。我不敢奢求你的宽恕,但求你,给我女儿阿阮留条坦路。”

    阿琢抬起头,望向开得娇艳明媚的五瓣儿樱花:“阿阮她不仅是你的女儿,更是先主的女儿,我自然会善待她的。”正如你善待我儿子一般。

    既然漓珠过去数年间把长息视如己出,那么她也会以相同的方式回敬。

    漓珠这才松了口气。她晓得梅花仙子答应了自己就不会变卦。

    第二天,天后漓珠出了张通告。上面说长息自幼颖悟,加封主位的事可择日而行。上面又说天后身体抱恙,需退居行宫照清园,子女皆由梅花仙子代为抚养。

    通告出后,三十三天的诸天人震惊不已。

    尚不满三百岁的天后身体怎么会抱恙?长息继承主位以后,他的抚养者也就顺势占据了朝政的主导。

    ——天后的这张通告,摆明了是主动让权梅花仙子。

    看懂了这张通告的天人都叹息道:三十三天恐怕就要变天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