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四回 请建义仓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四回

    秦英竖起了耳朵仔细地听墙角儿。她预料的不错,这些山匪果然和官府之人有关,大概是共为利益达成暂时的交易。然而她想不通,山匪们到底怎么走私粮米。

    正月河东的水患发生之后,陛下便让各个州府郡县,大开义仓赈济灾民了。难道走私的粮米都是从义仓中流出的?若是这样便能梳理线索,解释前不久户部尚书高士廉,道目前的国库预算紧张了。有官员和山匪勾结在一起中饱私囊,国库怎能不赤字亏空?

    秦英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面不能自拔,也就刚好漏过去了一句重要的墙角。

    领头儿的山匪冷冷道:“几年前你们大人呈书陛下,申明了在州府郡县当地建立义仓的好处。只怕那个时候,他就有了假公济私的打算吧?”

    中年人闻言轻笑了一下,说话的语气却不想面色那般仁厚:“难为江湖人也会晓得《请建义仓疏》的内容。是如何,不是又如何?别忘了我们都有着彼此的把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嘴巴不严泄了丝儿风声,谁别想独自摘了干系!”这是赤果的威胁了。

    领头儿山匪瞪了中年人一眼,再发不出什么言语了。刚才他做出的那些嘲讽,已经是自己的文采极限。

    中年人满意地堵了对方的找茬之言,甩了袖子转身离去,抛下略带喑哑的回声:“从一开始上了贼船,就要保持长期合作。这可是我们白纸黑字的约定。”

    ……

    《请建义仓疏》戴胄,贞观二年所写

    水旱凶灾,前圣之所不免,国无九年储畜,礼经之所明诫。今丧乱之後,户口凋残,每岁纳租,未实仓廪,随即出给,才供当年。若有凶灾,将何赈恤?故隋开皇立制,天下之人,节级输粟,名为社仓。终於文皇,得无饥馑。及大业中年,国用不足,并贷社仓之物,以充官费。故至末涂,无以支给。今请自王公以下,爰及众庶,计所垦田稼穑顷亩,至秋熟,准其见在苗以理劝课,尽令出粟。稻麦之乡,亦同此税。各纳所在,为立义仓。若年谷不登,百姓饥馑,当所州县,随便取给。

    李承乾和秦英七月回京,陛下便去岐州九成宫避暑,李承乾留京监国。八月陛下归朝,大宴东宫官署,赐帛各有差。李世民召见袁天罡。袁天罡给人看相,后随手便指了一道泉眼,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执杖入地,果然发现了清泉。欧阳大人记写《九成宫醴泉铭》。

    监国期间,李承乾和李泰起了第一次明面冲突。不过是因为李泰七夕之夜,想看秦英做舞,李承乾不许。

    “他还是个孩子,你较什么真呢?“

    “你心里是偏袒着他的。”

    “我待君之心,皎皎如明月。”

    李承乾闻言冷哼一声,不禁想到去年侯君集挑拨之言,拂袖转身走掉了。两者冷战了好些日子。

    长孙皇后不在皇宫,李泰有气没处撒,便去翰林院找狐朋狗友诉苦。有人道太子殿下待秦英非同一般,由此可见他们俩是断袖了,只要太子尝到了别人的滋味,便腻了秦英。不如设法将姿色不错的***送到太子榻上去。若是他接受了就证明两者关系有机可乘,若是不接受还能恶心太子一把。

    结果李承乾那夜被灌醉了,发现自己榻上躺着男子,厉声将他撵了出去,官婢上前服侍他安寝,却被他压倒。那女子一夜就怀了他的孩子。

    秦英有次进东宫为太子诊脉,受到了某官婢哭哭啼啼的拜托。

    “请大人行个好,为奴诊一脉,看是不是怀了身子……”

    “谁的孩子?”其实不问她也能猜,毕竟这东宫上上下下只有李承乾带把。

    “要开保胎的方子,还是落胎的方子?”

    “奴这一生已是毁了。但求能将孩儿生下。”

    “好。”那一瞬她觉得自己的回答,无端耗尽了自己的毕生气力。

    回到宅子秦英便在自己厢房里枯坐了大半宿,第二天称病不朝。

    她不想去找他质问什么。独自咀嚼痛苦便已经难堪。

    梅三娘诱劝秦英说了心事,结果被她气得双肩发抖:“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给那小娘子开落胎的方子?”

    “开了我们俩就能回到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过去了吗?”

    “该心狠手辣的时候偏偏心软一下,叫我说你什么才好。”

    “……”

    那官婢在半个月后,奉子被抬做了太子良娣,只是不知为何没有保住胎儿。

    秦英听到消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心想世事难以如意。她辞去如日中天的官职,归隐于终南山。

    李承乾错失秦英,从此和李泰正式树敌。

    (贞观八年,那官婢给李承乾添了一个孩子,名叫李象。

    贞观九年春娶了太子妃苏氏,同年生了个娃儿,叫做李医。先天不足,没有活到七八岁便夭折。

    Be结局。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打我。)

    李世民三次派人上终南山拜访秦英,心如死灰的她坚决不应诏,但当她意外得知,现在太子的腿疾(贞观七年)复发,天竺僧人波颇非但没有治好,反而骗取了陛下的信任,她又气又无奈地重整行头回了长安。

    先前兴道里的宅子,被秦英托付给李淳风看管了,回京当夜,李淳风夫妇设了酒宴为她接风,他举杯嗟叹一轮,只字不提这两年长安的风起云涌,喝到大醉。

    簪花娘子肚子里揣着包子,见到秦英消瘦的身影踉跄离去,忍不住暗暗抹起眼泪。

    当初她就告诫过秦英,天家人事大多反复无常,不要飞蛾扑火似的,将全部身价压到太子上头。等她栽了狠狠一跤,旁人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旦日秦英睡到接近晌午,才磨磨蹭蹭地进宫面圣,陛下的面色不太好看,秦英掐算了一下年份,想来他是为太子操碎了心。

    “上次秦某治愈了太子殿下,换来了一座占据半坊地的西华观,此次某若能治愈殿下,陛下以何为报?”

    “你想要什么?”

    “既然秦某回了长安,便要拾起失去的所有。”

    李世民沉默半晌道:“即日起,许你官复原职。”

    “我要整个药藏局和礼部的权力。”秦英。

    “秦英。是我负你。”

    “殿下现在应该晓得了,承诺都是用来背叛的。”她面容如霜雪般冷淡,没有吐一个脏字,就让他羞愧地无地自容,她恍若不见他的苍白面庞上,浮现出了不太正常的红意,伸手轻轻覆在他的心口,漫不经心道,“年纪轻轻便软玉温香地天天搂着,熬出了事儿吧。”

    李承乾喘息了几声,接着咳嗽起来。

    她见状嗤笑道:“你以为,隔着杀身之仇,背叛之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