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6.插播爹娘浪漫番外(插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珺今天有些累,回到房间,又把傅时旋的东西都丢了出去,可是等到她躺到床上的时候,却怎么都睡不着。

    可是这个晚上睡不着的又何止秦珺一个人?

    傅时旋坐在堂屋里。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今天白天在酒楼里发生的一切。

    其实他今天白天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因为气昏了头随意胡说,他长这么大以来,从来都是锦衣华服,山珍海味,身边有一大片的奴仆等着来伺候他。那些姑娘家,送手绢送荷包送腰带,还没有哪一个把自己身上的东西拿来换钱了送给他!

    一想到这里,傅时旋就觉得自己的心口堵得慌,堵的好像没有办法呼吸了一般!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却也是让他觉得折磨又难受的!偏偏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将这种感觉分析清楚,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着心中那一股涌动出来的冲动行事!

    那个段老板看秦珺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心烦意乱又恶心!心里毛躁的只想将这种不长眼的东西一拳揍死才好,明明就知道人家处在难处,却还要提出这样卑鄙的要求,去要挟人家!即便是他,他也不曾……

    傅时旋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间就愣住了,就算是他……也不曾怎样?

    是不曾想过要将她带走……还是不曾想过要将她占为己有?

    可是他真的没有想过吗?

    就在这时,傅时旋敏感的听到了屋中传来了一阵阵响动,这个响动却不是从秦珺的房间里发现出来的,而是从秦老爹的房间里发出来的,秦老爹的年事已高,人年纪大了,晚上有什么动作兴许容易撞到哪里受什么伤,傅时旋想到这里,立刻起身去敲了秦老爹房间的门。

    秦老爹听到有人敲门,打开了房门,就见到傅时旋紧张的站在门外问道:“老爹,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秦老爹看着是他,笑了笑,摇摇头说:“我看你身上的衣裳不太御寒,阿郡白日里跟我说,她哥哥留了几件旧衣裳没带走,叫我找给你,可你瞧我这个记性,给忘记了,刚才觉得夜里冷,才想起来这事儿。”

    说着,秦老爹将找出来的一件很旧的棉袄给了傅时旋:“你身上有伤,还是多穿些,要是回去的路上冻生病了,伤上加伤就不好了!”

    傅时旋盯着那几件衣裳,一时间没有说话,但是很显然,白天秦珺是为了换首饰给他筹备上路的路费,晚上秦老爹是在整理衣裳给他准备上路换洗的衣裳,同样都是在叙述着一件事情,可是傅时旋面对他们各自的行为,却有着各自不同的情绪。

    看着秦老爹这么晚没有睡,将儿子不穿的衣裳拿出来整理,傅时旋只觉得心中是满满的感动,要知道,他从小家教严格,父辈在养儿子之时从未有这样娇惯的行为。每回出征,在军营里面也是和其他士兵吃穿一样,所以母亲准备的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派不上用场,于是,每当他出征又或是出远门之时,也没有什么隆重的送别,更遑论父母在一旁为他认真收拾衣裳,几番叮嘱的场面了,所以,他心中自然是感动和感激。

    但是转念一想到白天之时,那又是不一样的感觉了。当他知道秦珺也在为他准备回去的路费,心里不是感激和感动,而是生气和心急,为她这么想要让他离开而生气,为自己已经隐约有些明显的行为和心意却不被她所理解而心急。

    是了,傅时旋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好像想明白了点什么。

    他——好像喜欢上这个粗暴又可爱的姑娘了。他想在往后的出征凯旋之后,都有她在身边为他包扎伤口,熬一锅鸡汤,把干瘪无味的肉绊出那样下饭的好味道。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他都想要。

    他又想到了白天在酒楼的时候,当段老板问她“你就不怕他是个逃兵吗”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否定的模样。

    秦珺不会知道,当傅时旋站在门外,看着她的侧脸上透出来的肯定和坚毅之时,心中是怎样的震撼。

    相处这么久,傅时旋就从来没从秦姑娘身上看到一点点对他的欣赏之情。他固执的认为,秦姑娘其实不是很待见他。他吃的多了秦姑娘要皱眉头,如厕秦姑娘要皱眉头,洗澡净手好像干什么都要被秦姑娘刺两句。

    作为一个英雄,傅时旋从来没有这样被对待过。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象过让这个女人以一种崇拜,甚至于说肯定的姿态来面对自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以至于他偶然抓到几个能反击的机会时,也是毫不留情的,比如秦姑娘那如同草台班子一般的三脚猫功夫……

    可是今天,他隐约觉得,自己仿佛在秦姑娘的侧脸中,看到了一种肯定……一种……崇拜?

    一个不解的疑惑开始在心中盘旋着,傅时旋看着面前的秦老爹,忽然就主动地帮着秦老爹把衣裳什么的都收拾好了,然后笑道:“老爹,天气有些冷,能不能向老爹讨几口酒喝,暖暖身子?”

    秦老爹很爽快的搬出了家里储着的一点点酒,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和傅时旋对饮了。

    喝了一杯之后,傅时旋拉开话匣子:“老爹,如今天下时势尚未有一个定论,南边战场也未平静,我看着村里已经有不少人都搬走了,就连老爹你……”傅时旋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语夏然而止。

    就连你儿子都跟着走了,你们父女为何不走?

    虽说傅时旋很看不惯白天里那个段老板,但是至少有一句话他说是对的——秦珺一个青春少女,正应该某一段好姻缘,落在这山野之中,做一些男人才做的工作,未免有些让人心疼。

    傅时旋:呵呵,o(︶︿︶)o他才不是因为想把她带走才这样问的!他只是单纯的好奇!

    谁料秦老爹听到这话,竟然先叹了一口气。

    傅时旋心中一动,顿时觉得这当中必然有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果不其然,还真有一些故事在里面。

    原来,多年以前,他们村子还是相当富庶的,每年粮食丰收,富余许多。可是在那个时候,陈国和敌国的界限不是如今这样划分的,那时候,村子离所谓的危险之地要更加近。可是在第一次遭到敌军的攻击和枪杀之前,大家是毫无知觉的。

    终于有一日,敌国的军队无耻的想要悄悄越过陈国,通过打通一条和陈国边界相邻的村庄小镇的路线,化敌国资源为己方补给,借以减轻粮草压力和战争。于是,整个村子糟了难。

    而不幸中的万幸是,对于敌军来说,最先抢的也应该是富裕的小镇,而非他们这样的山村以免打草惊蛇,就在敌军抢夺了临近的小镇,进到他们村子正式烧杀之前,陈军终于赶到了!

    秦老爹回忆起当天的情景,依旧不能轻易忘怀。

    那是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于此的地方啊!看着那些冷漠的敌人肆意的烧杀的样子,真的就是永远的噩梦。而秦珺的娘,也是秦老爹的妻子也险些被侮辱。当陈军赶到的时候,秦珺不知道哪里来的狠劲儿,直接去抱住自己瑟瑟发抖吓得不轻的母亲,狠狠地盯着那个已经被陈军将领打得奄奄一息的敌人,下一刻,她直接拿着一根烧火棍,冲上去直接把那个人打得没了气!

    说到这里,秦老爹苦笑了一下:“自那以后,阿珺很敬重陈国的将士。在她心里,他们都是救命恩人。”他看了一眼傅时旋:“所以,就算是咱们家揭不开锅,她当初想也不想,就把你救回来了。你大概不知道吧?咱们这有一处山头,刚好能看到陈军过境的大队伍,回回她听说要打仗了,别人都往县城里面跑,就她一个人往那个山头跑,有一回我跟着去,就听到她一个人在哪儿嗷嗷,祝你们打胜仗呐!”

    秦老爹说的是“你们”,这个你们,自然也包括了傅时旋。

    此时此刻的傅时旋,外表很是平静。可是他的内心却是这样的——

    (*°__°*)——︿( ̄︶ ̄)︿——~\(≧▽≦)/~

    原来她还有这样的情结!?

    原来他在她眼里是一个这么威武霸气的存在!

    原来她不喜欢段老板那种弱鸡!喜欢他们这种棒棒哒军人!

    原来他随大军来到南边那么多次,在某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有这样一个小姑娘一次次的去看他,为他加油呐喊助威!

    原来他当时受伤之后昏昏沉沉,随意找的那条隐蔽之路,并不是胡乱的选择,而是冥冥中的一道指引,为的,是将他带到这个地方,见到了这个命里最应该遇见的人!

    一个个“原来”冲入脑中,让他在酒香的氤氲之下,看到了宿命。傅时旋握着酒杯的手越发的紧握起来,暗夜中,将那泛白的骨结隐了去,唯一能捡到的,是他越发紧绷着的线条。

    秦老爹喝了一口酒,苦笑了一番:“你说的不错,阿郡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好在我已经为她找好了一户人家,准备趁这个年头让两家见一见,如果阿郡也愿意,就这么定下来。等到她出嫁之后,我也算是放了心,不至于让她一个姑娘家跟我住在这山里头,担惊受怕。”

    如果说刚才傅时旋的心情是“(~ ̄▽ ̄)~”……

    那么现在,就一定是“w(°Д°)w”。

    傅时旋现在的心里充满了危机感!

    他才刚刚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秦老爹就这么正经八百的宣告了秦珺的下家,这简直是……不!能!忍!

    秦老爹年纪大了,喝了一点点就晕晕乎乎,起身要回去休息了。傅时旋把秦老爹送回去没多久,自己就到外面去吹冷风了。

    其实,傅时旋在这里的一段时间里,也并非每日只与秦姑娘斗嘴斗智。对于这一次的事情,他心中也是有所考量的。

    第一,他不是完全没有经验的新兵,终究还是上过不少战场,这一次,他实在是太过顺利,把敌军打得落花流水,年少气盛,还是追了过去。可为什么偏偏就中了埋伏?

    因为这个埋伏,让整个局势瞬间反转。

    但是在这里这么久,也没有听说陈军败阵的消息,足以证明那一仗他们还是胜了。可是既然胜了,为什么没有彻底的寻找他?他在军中有自己信任的几个将领,然而这些日子他静静地思索之后,发现事情可能并没有这么简单。所以,他也没有贸贸然的和国公府取得联系。

    处理这件事情,还需要多拐几个弯方才稳妥!

    秦珺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傅时旋不在屋里。那一瞬间,她觉得心跳都顿了一下,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她愣愣的站在原地,还没想明白自己应该是先烧火,还是先和面……

    “你在干什么!?”

    那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之时,秦珺猛地转过身,脸上有掩藏不住的惊喜。傅时旋手里抱着一堆柴火,顿时就被秦姑娘这个热情的转身给惊呆了……

    傅时旋:“咳……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秦珺:“……”她看了他手里的柴火一眼:“你……你去哪里了?”

    傅时旋微微挑眉,迈步从秦珺身边越过,直接走向了后面的灶房,秦珺跟着去到灶房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这、这是……”

    灶房的灶膛边已经堆了整整齐齐的柴火,不止是这边,后院的棚子里面也放了足够烧的柴火,厨房被收拾了一遍,那些许久不用,有些坏了还没来得急修的农具,他也都修理了一遍,整整齐齐的摆在墙根处。

    傅时旋把最后一落柴火摆在后院之后,转身看了秦珺一眼:“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秦珺:“啊……啊?”

    傅时旋轻笑一声:“我饿了,去做饭!”

    秦珺觉得,他这一句话说的太自然了,好像两个人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夫妻一般,她红着一张脸,转身去做饭。

    吃早饭的时候,傅时旋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靠得住的驿站?”

    陈国的驿站,可以给往来的人歇脚,驿站中还有专用传信的信差快马,傅时旋这么一问,秦珺心里莫名的又是一堵,但是面上还是认真的点点头:“有的!你要……”

    “稍后带我去一次吧,我有一封信要送出去。”傅时旋低沉着说道,一口咬掉大半个馒头。

    秦珺默默地点点头:“哦。”看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你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傅时旋抬眼看她:“你说什么?”

    秦珺忽然放大声音:“都被你吃完了!少吃点行不行!”

    傅时旋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举着馒头又咬掉一大半,十分挑衅的吃的两腮鼓鼓!

    秦珺:喂饱了还是要跑,还不如饿死你!╭(╯^╰)╮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傅时旋渐渐地成了秦珺的下手,无论是做饭还是劈柴,上山打猎还是进城卖货,他都紧随不离,除开最初时候秦珺有些不适应,到了最后,两人居然越发的默契,傅时旋还在秦珺的指导下,进行了人生中第一次的讨价还价,以半价买回了一颗白菜,晚上和肉炖了一大锅,吃的热火朝天!

    秦珺一直以为傅时旋的那封信寄出去,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来接他走,可是这封信寄出去一个月了都没动静,眼看着离过年没有几天了,她都准备和他一起过年了,意外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当段老板领着大批的军队来到村子,对着为首的那个看起来杀气很重的将军,用一脸“军爷,你们要抓的一定就是他”的表情指向傅时旋的时候,姿态很是嚣张得意!

    秦珺心里一紧,大概是那个大将军太有杀气,她怕来者不善。

    可就在下一刻,那个大将军竟然亲自下马,一把抱住了傅时旋!

    “你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整个国公府都快疯了!”

    从西南地区赶来的好兄弟看到这个大难不死的手足,一时间竟然热泪盈眶,将那份杀气磨灭了几分。

    傅时旋也十分动容,他想了想,方才说道:“并非我有意让父母伤心,实在是……”

    “你不必多说,我都明白了。”那人制止住傅时旋,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但是现在没问题了,只要找到了他,有些人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关于国公府那边,来得人没有多说,段老板一脸见鬼的看着这些军爷们对着那个男人毕恭毕敬,下一刻,傅时旋的目光扫到了段老板身上,让段老板有些不寒而栗。

    傅时旋轻咳一声:“沈兄,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沈煜听了之后,虽然觉得很意外,但是二话不说,当即应下。

    秦珺没有想到,分离来得这么突然。可是她也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任何挽留的立场。

    她怎么样也没有想到,他比她想象的,要更加令人尊崇!

    而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傅时旋就这么走了。他简单的和她打了招呼,什么也没带,反倒是留下了很多东西,然后离开了村子。

    秦珺呆呆的坐在家里,一直坐到晚上。

    秦老爹仿佛明白了女儿的心思,但是他也是无济于事。

    可是就在夜幕降临之时,忽然有一队军马来到了村子里,为首的不是什么大将,而是一个貌美的妇人。秦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县令夫人!

    县令夫人生的温柔貌美,亲切的将秦珺接走了。

    然后,秦珺经历了有生以来最玄幻的一个晚上!

    她被换上了一身新衣裳,梳了新的发饰,带上了极好看的首饰,送到了段老板的酒楼……

    看到段老板的酒楼的时候,秦珺眉头一皱,可是县令夫人拍拍她的手,笑道:“不要误会,是傅将军请你来得。”

    傅……傅将军……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