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5.插播爹娘浪漫番外(三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家里多了一个人,吃穿是常人的两倍,光是药费和一些杂七杂八的钱,就已经够秦家吃不消了。秦老爹并非什么冷漠之人,但是人总要吃穿生活,再大的善心,也需要量力而行。

    傅时旋的底子很不错,所以虽然时常会因为一些小意外导致伤口复原缓慢,但是终究有复原的一天。加上他从前就有每日练功的习惯,在床上一呆就是半个月,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于是,半个月之后,傅时旋已经能够行动自如了。而整个陈国,也都浸在了新年的氛围之中。

    与往常的新年不同,今年的新年,因为南边的战事隐患,似的村子一路到县城,都显得没有从前那么热闹了。秦珺要带着家里最后的一点钱和打来的野猪去县城卖,如今这个世道,只怕也卖不了多少钱,最多将就着过完年到开春。

    原本这些事情都是秦珺一个人包办的,但是傅时旋却怎么都不答应她一个人去县城,好像比起秦老爹,他更像她爹。

    最终,秦姑娘的板车上坐了一头野猪和伤势刚刚好的傅时旋,秦姑娘力大无穷,直接推着男人和野猪除了村子。

    秦老爹无奈掩面:我滴个乖乖哟,他身边陪着的其实一直是儿子吧……

    野猪已经足够重了,再加上一个傅时旋,秦姑娘现在最想做的是——

    (╯‵□′)╯︵┻━┻

    原本秦珺姑娘是打死都不想带着他的,更觉得他提出要同行的理由就是为了整整她。可是当她无意间发现他看着村口的方向出神的时候,忽然明白了点什么。

    他矜贵骄傲,也许并非是因为品性不好,而是因为他原本就生在一个富贵之家。所以说,他也是有自己的家的,而现在,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该回家了。

    有时候,秦珺会想,自己真是救了个白眼狼。明明想要回家了,却不说出口,反倒执意要自己跟着去县城打听情况。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一天早上,当她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悄悄的走了

    这样想着,秦珺心里有些难受。可是反过来一想,那又能怎么样呢?当时也没有人强迫他们非得救傅时旋,就算现在他们家过得有些弹尽粮绝,但是也不至于马上就饿死,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有些讨厌,做派也十分让人看不顺眼,但……但他好歹是一个大陈的将士,是保家卫国的战士。

    希望他回家以后,一切都好吧……

    于是,在几番复杂心情的交织之下,秦姑娘让傅时旋一个大老爷们儿坐板车,自己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推着他出了村子。

    谁料,才刚刚走到村口,板车上的男人忽然皱起眉头:“停车停车!”

    话毕,还不等秦珺停下来,他已经率先跳下马车,长腿一伸,抵在了车轮子那里。他的力气当真是惊人的大,车轮子非但没有从他的脚上碾过去,反倒彻底的被他给弄停了。

    “这头猪太难闻了,我不坐这个。”傲娇傅扭脸,表示本宝宝有小情绪了……

    秦珺忍了一路,忽然就忍不住了:“那你要怎么样?要骑在我身上去县城吗!”

    咳咳咳——

    原本淡定傲娇着的男人忽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一张俊脸竟然可疑的红了!

    骑在你身上……咳咳……(*°_°*)

    “你一个女人,对哪个男人都说这种话的吗!?”傅时旋拔高了调子,这样听起来倒像是有点生气。

    秦珺瞪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对别的男人说这些!?”

    傅时旋:呃……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也是,除了他傅少将军,哪个男人……

    就听到秦姑娘直接抬脚踹开他的腿,推着轻了一大截的板车从他面前走过,留下一句:“又不是谁都跟你一样难伺候!点儿不男人!”

    傅时旋蹭的一下就怒了,他猛地转过头望向已经走出几步开外的女人,所有的儒雅沉稳在这一刻都喂了野猪。就见傅少将军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秦珺,把她手里的板车扯到了自己手里,秦珺一愣,正欲发作,却发现傅时旋已经把板车停了下来,高大的身子直直的走向她!

    “你你你……我……啊——”一个天旋地转,秦珺被面前的男人打横抱起,以一个狂放却并不粗野的姿势丢上了板车,她一咕噜爬起来,却见到这个男人已经熟门熟路的提起板车,推着前行。

    “你——”秦珺的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此时此刻,已经转变为推车汉的傅大公子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板车上那个略显瘦弱的小女人,几乎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哼:“我什么?”

    你什么?

    你这样明明想帮忙还要搞出一副恶狠狠模样的人,真是……够了!

    “你要是累了,就换我。”秦珺顶着一张发烫的脸,转过身去,以一个抱腿的姿势乖乖的坐在板车上。

    忽然,身后又传来了男人的哼笑,只是这个哼笑,还带着一种天生的倨傲:“累?这点儿路也能累?长这么大没见识过男人的体力吧?”

    秦珺:“……”下流!

    傅时旋看着明显把自己缩的更小的人,唇角忍不住溢出一个笑容来。

    就这样,男人的体力果然是惊人的,从村口一路走到县城,傅时旋脚下生风,愣是不喘一口气的把秦珺推到了目的地。而秦珺也终于明白过来,有的男人,就算坐着豪华马车也像个赶马的马夫,可有的男人,即便穿着破衣裳推着破板车,也能推得风姿绰约,让人移不开眼。

    收秦珺的猎物的,是县城中一个做野味做的十分出名的大酒楼。因为秦珺长得不错,却很反差的成了一个猎捕手,所以酒楼的东家很同情她,也很照顾她。没回给的钱也是最多的。

    这一次,秦珺照旧是在这里卖掉了野味,将钱收好,可就在这个任务完成之后,她却并没有急着要打道回府。

    傅时旋双手环胸,坐在板车边沿,挑着眉看她:“还有什么事?”

    傅时旋其实是想着卖完野味,和她一起买些过冬的东西回去,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要和他逛逛街的意思。

    呵呵,他知不知道在皇城,想和他逛街的姑娘能绕绥国公府三圈儿!?

    两人一时间好像都没了方向,傅时旋也被扫了兴致,可就在他提议回去的时候,秦珺忽然发话了。

    “难得出来一次……你……不去打听打听吗?”

    傅时旋皱起眉头:“打听什么?”

    秦珺一愣,然后接下来的话就像是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脱口而出:“回、回家的路程啊……”

    “打听?刚才不就一路从家……”傅时旋的声音戛然而止,望向秦珺的目光,刷的一下冷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听着傅时旋刚才那半句没说完的话,秦珺的心里竟然忍不住一颤。

    “你什么意思?”异口同声,可是傅时旋却因为秦珺的这句话,觉得心里一寒。

    秦珺竟然有些慌了,可是哪怕再慌张,那些藏在心里许久的话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我……我的意思是要过年了……你……你家里……”

    “够了!”傅时旋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就在秦珺一愣之时,傅时旋的神色已经完全冷冽下来,他目光淡漠的看了秦珺一眼,冷冷道:“秦姑娘说得对,在你们家打扰了这么久,应当告别了,这个地方我不是很清楚,正好趁此机会去打听一下。”

    话毕,傅时旋连个招呼都不打,转身就走了。

    秦珺被丢在酒楼门口,并没有跟上。她的手一直按在腰间,直到傅时旋走远了,她才回过头看了一眼酒楼,转身又进去了。

    话分两头,傅时旋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猛地又停下来了。

    不对!他走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