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51.第551章 尾声下《无尽澜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聊着聊着话匣子打开,记得的人和事就多了起来,我问迪丽怎么样了,阿勒说:“多亏你之前抽了两管子血冷藏起来,一管子救了迪丽的命,一管子救活了你自己嘞。”

    我感到很诧异,忙问我是怎么活过来的。阿勒说:“你自己不知道吗,是你在禽间中五,利用黑曜石复活了你三父,他自己刨土出来的,刚好那天下暴雨,挖着挖着渗水,就很好挖了。”

    我笑道:“你说的跟玩游戏似的,当时估计是很危险的。万一没来得及挖出来,渗入地下的雨水又把人给淹没了,那我三父不是要烂在泥巴里头咧?”

    阿勒点头道:“是呀,不过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嘛。”

    奎子说:“到明天,我带你们去看看汉江,很壮观的。”

    我点头道:“汉水发源于宁强,辗转蜿蜒经过多省,最后在武汉注入长江,可以说是一条大河把我们给连起来了,咱们这算是一衣带水吧,来干一个。”

    农家菜太好吃了,贼香,我俩频频举杯,喝了很多酒,醉的不省人事,说好第二天去看汉江的,却睡过去了,直到第三天才来到江边。

    我开车,五个人一行来到江边看水,奎子不无感慨地说:“说与西湖客,观水又观山。淡妆浓抹西子,唤起一时观。种柳人今天上,对酒歌翻水调,醉墨捲秋澜。老子兴不浅,歌舞莫教闲。

    看尊前,轻聚散,少悲欢。城头无限今古,落日晓霜寒。谁唱黄鸡白酒,犹记红旗清夜,千骑月临关。莫说西川路,且尽一杯看。”

    我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词人,我还以为你是个大老粗呢,看走眼了。”

    李走凑过来说:“我老爸可不是什么词人,他这是沽名钓誉。这是辛弃疾的词。”

    奎子笑道:“就你机灵。沽名钓誉说的多难听,你老爸我是这种人吗?我这叫一时感慨。”

    看着滚滚东逝水,我突然有种意兴阑珊的感觉,我真的会是长生人吗?当这样的疑虑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我突然理解了张弦和李亨利他们了。

    李亨利死了,张弦就是下一个李亨利,活得太久的话,人人都会疯狂,他之所以离开我们,就是一种心态转变吧,他在逃避,他害怕看到亲人,所以宁可独自承受孤独,我们就相当于是他的亲人。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是种悲哀。穆阿泽、阿依慕、胡杨、李亨利、张弦,甚至于我,我觉得像是一场生死轮回,正常人寿终正寝,而长生人只能死于非命。休佑这个人我看不懂,他太洒脱了,这或许和他是个孤儿,从小在军中长大,生来铁血有关系。或许他还需要磨练很多年才会堕落吧,又或许他是个例外。同样的,蒙毅我也不理解,主要是我对他不熟,我想他总归要融入社会,要发生一些改变的。

    那时候的他,会是一个全新的自我,相识时间太短,他还没有完成蜕变,我不敢说我认识他。

    我看着江水发着呆,李走突然冲到我跟前,煞有介事地说:“摸金校尉来也!”

    我们都会意地笑了起来。看来嫂子心里也有数,她只是什么都不说,这一笑,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