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萧家公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行了,别互相看了,都把目光放到我这儿来。”余香打了个响指,扬了扬手中的一摞银票,顿时聚集了姑娘们的目光。

    “我接下来问你们的话,绝对不可以出去透露半个字。这事儿若办得好了,我重重有赏。可若是走漏了风声,你们三个,便是人头落地。”余香的目光尖锐了几分,手指重重叩击着桌面,显而易见,她并没有在开玩笑。

    余香其实很容易便能看破这面前三位姑娘的身份。

    一位发饰贵重,容颜秀丽,脸蛋始终微微上扬,这必定是花魁。

    点她的客人多,赏钱也多,且骨子里总觉得自己比别的姑娘强上几分,自然高傲。

    中间那位的裙子相较于旁边两位素气许多,长相中规中矩,发间别的发饰也是银制,而非金制,款式也说不上多么新奇。

    如果没猜错,这姑娘点她的客人最少,多半是因为她的性情并不讨喜。

    而最右面站的那一位,一看身段便知道是跳舞的姑娘,步伐轻,腰身细,身板直,其余的便是不言而喻。

    “我们为什么要听从你的摆布?你是一个人,我们是一群人,你说这话威胁我们的时候,可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那花魁显然不屑于将余香的话放在心上,只觉得面前的人不过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她什么风雨没见过,为何要臣服于她?

    “鸨儿没对你们讲,我是萧公子的人?”对于花魁的质疑,余香有些意外,她本以为鸨儿在外面早已对她们三个嘱咐清楚了。

    “妈妈对我们讲了,但问题是,你眼前的三个人当中,有两个都曾经是萧公子的人。你的身份,不足以说服我。”花魁轻轻勾了勾嘴角,脸上写满了“不屑”二字。

    余香盯着她那张脸蛋仔细瞧看,心里暗自纳闷现如今的男人都是什么眼光,面前人除了脸蛋真是全无半点脑子,花魁难道不应该色艺双绝吗?

    这种女人也能捧成花魁,真不知这“花满楼”里是有多么缺人。

    她浑身上下究竟哪一点像是青楼女子?

    “得了,也甭管我究竟是谁了。就说这银票,你们想不想要?你们在这地方日日供以千人枕,也不过是想要谋个生路。我不需你们陪我做什么,不过是回答几个问题,就能白拿银票,这样的活儿,你们不接?”余香捏着银票的手使劲儿拍在桌子上,偏头挑眉望着她们。

    除了花魁,剩下的两个姑娘都望着银票温顺地点头。

    “你那么一点钱,我才不稀罕,还抵不上那些男人用来见我一面的。”那花魁说完这话,转身便要离开。

    想走?余香的话都说到这儿了,岂能让她轻而易举地离开?

    “等等”,她一把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站起身抵住了花魁的脖子。

    花魁大惊,瞪着眼睛望着那水果刀道:“你想干什么?杀了我,你也难以活命!”

    “是么?如果我真的难以活命,怕是此刻就不会拿刀抵在你脖子上了。我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你的命,没有我的值钱。你若不信,大可以跟我赌上一次,看看咱们两人究竟谁能活下来。”说话之间,余香手中的刀距离花魁的脖子便又近了几分。

    她当然不会真的杀掉花魁,就为了一个身份消息,便去冒险亲手杀掉一个人,那也未免太蠢了一些。

    不是说了在赌么?

    她就是在赌花魁惜命,会乖乖听话,回答出她想要知道的一切。

    她总觉得,这花魁没准与萧公公关系匪浅,是个老相好。

    否则怎么会在提起自己是萧公公的人时,她满口醋意?

    “姑娘息怒啊,锦兰她这个人就是嘴巴不好,没有恶意的。”见到余香要动真格的,边儿上的两个姑娘连忙跪地求情。

    倒也不是她们真的有多在乎这花魁的死活,而是“花满楼”若是闹出了人命,她们便也就没了去处。

    “锦兰?”余香口中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可并没有半点要将刀拿开的意思。

    “好了,我认输了,你快将这吓人的玩意儿拿走,你问什么我说就是了。”锦兰的脖子往后缩了又缩,生怕余香一个不注意,那刀就真的伤到了她。

    余香也不含糊,既然人家都明确表态了,她随手就将刀拿了下来,可也没扔走,还是结结实实地握在了手里头。

    万一这锦兰是在说谎,希望她放松警惕,而后趁其不备反找人制服了她怎么办?

    气势不能丢,刀更不能丢。

    余香手里握着那把刀在原位上坐了下来,而后道:“你们之间,谁跟萧公子最熟悉?”

    “锦兰”,没等那花魁开口,站在中间的素衣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