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哟,你看起来一定很好吃!_分节阅读_18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滚他姥姥的女子柔弱身躯!

    谢岙望着自个儿脑袋两旁的胳膊,心中狠狠比了个凸凸,猛然缩身反旋,口中同时嚷嚷道,“不就是做恩人,这等便宜事我怎会白白丢了去,哈哈哈......”

    谢岙正干笑着,忽见眼前阴影更甚,这人却是不退反进。

    “恩公......”

    如同水磨轻调之声在池上逸散,低吟婉腻,雪禅软睫微微一眨,一滴水珠子从睫毛上颤巍巍滴落,分外剔透惹人爱;

    也不知是水池温度太高还是怎地,雪禅面色绯红,墨眸湿润,水波荡漾,又向前凑近三分,髋骨隐约贴在谢岙肚皮上,低着头不住喘息。

    “恩公......雪禅好难受......”

    似热似凉的气息拂面而来,谢岙本在池中泡得有些闷热,受这气息一吹,浑身上下冷不丁一个战栗,竟是说不出的舒爽,仿佛毛孔自发喜滋滋张开,热气被沁凉,燥气被浸润,神智也浑浑沌沌了几分,只觉眼前之人简直美色无边,煞是勾人心魄。

    “雪禅......”谢岙一只手在水下动了动,挣扎着伸出水面,快要摸上单衣美人儿的脸。

    “好难受......雪禅好难受......”低柔嗓音渐渐沙哑,雪禅似是坐立难安,湿衣飘荡之下,腿根收紧微妙磨蹭,连带着裹着片缕衣衫的长腿,也轻撩慢滑的蹭上谢岙大腿内侧。

    ......难受?

    对对......老纸身体里好像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

    难受得从里到外都痒痒,嗓子眼里直冒火......

    谢岙呆呆睁着眼,伸出去的手猛然扣上这人肩头,旋身一拧,身形调转,把眼前的美人儿强压在岸边。

    “雪禅......”谢岙低着脑袋喃喃,掌心仿佛有自主意识,在雪禅滑不溜秋的脸上摸来摸去,入手一片沁骨舒畅之感,一缕缕若有若无、与一身阳气截然相反的气息窜入皮下,激惹的浑身上下冰火交融,酣畅又焦灼。

    一只清盈手掌在水下伸来,捉住了谢岙另一只手腕拉至自己衣衫上,雪禅微红着双眼,抬起腰身贴近谢岙,嗓音几近颤抖难耐。

    “雪禅受不住了...... 恩公......帮帮雪禅可好?”

    水池温度不断升高,不知是谁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那只手握着谢岙的手拉到自己身上,顺着湿透贴身的单衣不断往下,滑过松散微垂的衣带,眼看便要顺着被水流冲得散开的衣摆,探入衣带下三寸之地——

    “阿......阿嚏——!”

    一个喷嚏惊天动地打出,谢岙差点闪了脖子,脑中一个激灵,霎时回过神来,两眼眨巴几下,凝神一看,见自己搭在雪禅身上蠢蠢欲动的两只爪子,险些吓脱了眼眶。

    卧卧卧.....卧槽!

    这是什么可怕的现场!

    谢岙狠狠倒吸口气,嗖得收回抖成筛子的两手,在水中大大后退三步。

    “恩......恩公?”雪禅颊上潮红依旧,迎水上前,素衣纤腰,当真步步似皎莲绽放。

    “等、等等!不要过来!”谢岙惊得弹身一跳,又是连连后退,直到背后贴上另一边池壁。

    自己、自己如此直根直脉的一棵直树,刚才差点一脚踏上危险之弯路了嗷嗷嗷!

    “恩公?”雪禅两眼揣着茫然,身躯微微发颤,双手搓着胳膊,仿佛身上极其燥痒难耐。

    ......痒?

    谢岙定眼一看水池,只见池面上不知何时漂浮着些许细软白毛,比发更细,比丝更软,仿佛是揪了一撮兔尾巴毛散在了水面上,团聚在方才两人所站之地,随着水波洋洋飘动,渗入雪禅衣袖襟摆之中,犹如无孔不入。

    谢岙面无表情伸手抹了把鼻梁,低头一看,手指上果然也沾着两根白毛,视线再转移到换下的衣衫附近,一张捆着白毛团子的符纸俨然贴在了岸边,一半浸透在水中。

    ......卧他姥姥个槽!

    自己就说雪禅怎地如此不对劲,原来是这兔儿爷搞得鬼!

    谢岙心中怒火蹭蹭蹭攀升,掌下倏倏凝出两道阳气,以涡轮之势扫荡池水。

    “还不滚给老纸出来——!”随着一道纯正无比的狮子吼,根根兔毛簌簌炸出水面,在半空凝成一个白毛团子,眼看就向远方逃去,却被一个‘定’音堪堪停在了池边。

    谢岙一手捉住那白毛团子,重新裹了符纸,又从袖中摸出几张,厚厚裹上,这才打着喷嚏,穿上一旁替换的干净衣物,回头瞅瞅池中似是茫茫然刚刚回神的雪禅,连忙踮着步子离开。

    ......

    太苍山庄某师叔院落

    “吱——”

    两扇上好的沉木门轻轻打开,从屋中飘飘迈出一道人影来,衣袖鼓囊囊,足踏轻风靴,脑袋挂着一根尚且半湿的三色抹额,正是方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谢岙。

    谢岙此时站在屋檐下,搓了搓还有些发痒的鼻尖,颇为纠结望着院子大门。

    出门往南,通往太苍山庄山门,其附近有三名太苍山庄弟子,司职传送山上山下往来信件,偶尔兼任跑腿运送之活计——可以以师叔之威严勒令其把自己运下山,不过有向某掌门通风报信之险;

    出门往北,通往太苍山庄炼丹阁,其内有某忠厚老实的盘隋师侄定点驻扎——可以轻而易举拐带,坐他的顺风剑去往太清城,不过其有不堪某掌门严加审问、从实招来之险......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