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三回 山壁的蛇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三回

    纥干承基将李承乾堵得一言不发,才低下头浅浅施了礼告退。虽然太子殿下心情不好想拉人来垫背,可是他作为暗侍没有义务,陪着殿下傻乎乎的演戏。因为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安抚好这批入山的官员,纥干承基蹲了身子用铁铲,挖一点儿溶洞的山壁土体,指尖轻触送入口中,品味到那股土味之下,带着些独特的干燥气息,嘴角勾起一抹可有可无的笑。他似乎知道绑架秦英和容落的山匪们,究竟是什么来头了。

    李承乾站在远处发了会儿呆,也就逐渐缓和下来了。他不在秦英身边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目前他没法直接对她施以援手,便找法子只能曲线救人。

    秦英两次三番地用行动告诉李承乾,她是个独立性很强的人,不过李承乾也不是善于示弱的。早在一年前他认准了秦英是属于自己的,便不惜一切地伸展羽翼庇护她,即使她看起来不怎么需要。

    下令顺着溶洞追查踪迹,李承乾提溜着其他暗侍问,秦英失踪前有无说什么。

    大家纷纷表示,那时秦大人只是和纥干承基有所交谈。

    李承乾便板着张棺材似的脸,重新把纥干承基唤到自己身边。

    正准备数落这个目无尊上的暗侍一顿,不把自己知情的事全报出来,只见纥干承基掏出自己袖子里的鱼符,状若恭敬地俯首道:“这是秦大人的鱼符。”

    他明显地楞了一瞬,紧接着皱起眉沉声喃喃道:“鱼符用来证明官员的身份,她连鱼符都不贴身携带着,难不成是想彻彻底底玩儿一出失踪?”

    纥干承基等李承乾接了鱼符便迅速收回手,波澜不惊地分析道:“或许对于秦大人来说,拿着它才会是一桩麻烦。”

    李承乾不太相信秦英那么有远见,但事到如今木已成舟,秦英忽然失踪,临走前还特意舍了鱼符,剩下的人除了沿着溶洞往前查找,别无其他方法可做。

    吩咐暗侍擎火引路,李承乾静静立着休息片刻便跟上去,就算连夜入山,也没有说一声身子不适。

    ……

    同样是找人,李承乾仗着自己手底有人可以支使,行事可谓是有条不紊的。不过宁封子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他沿着自己神识探到的山路,进了一条甚是宽广的溶洞。

    此洞距离山顶不过十几里的路程,没有遭遇过水患浸染,整体并不潮湿,不过阴森寒冷,宁封子刚入内便觉得里面的风,能刺入自己的骨缝。他昨个儿经过了一番激烈运动,浑身都在风中打颤,见状几欲往后退却。

    到底是理智占据上风。一边惦记着容落的情况,宁封子一边咬牙跺脚,最后顶着呼啸的大风迈过了洞穴门口——他不知道自己闯到了太行山脉的禁地。更不知道自己的前路有去无回。

    风中包裹着浓烈刺鼻的腥臭,像是食肉动物腐烂的味道,宁封子用袖子紧紧捂住了口鼻,竭力屏住呼吸往前走去。

    今天早上容落离开洞府时,提到他帮秦英四处堪舆风水。宁封子刚从醉酒的头晕中清醒过来,把话模模糊糊地记在脑海里。

    如今宁封子不见容落,心里百般焦急便无暇顾忌太多,比如反复用神识确定溶洞里面的情况,自己便孤身进去了。

    静静走了一刻的样子,催人心肝的风渐渐停息下来,宁封子感受到了久违的压抑气息,远处还有咕嘟咕嘟的细小水声。不知为何令人心里有些发毛。

    溶洞幽深,没有暗流反射粼粼的波光,宁封子的视界基本是一片盲点,他小心地点开了火折子往前一投,奇异地映照到,两旁山壁上有无数绿莹莹的光斑。

    璀璨地如同夏夜萤火,也像是他所熟悉的丈人山老霄顶的圣灯之景。

    然而下一秒他就猛地把火折子打翻了。因为耳畔扫过一声蛇信的嘶鸣。

    周围山壁居然盘踞着无数条蓄势待发的蛇!

    ——嘶。

    李承乾和秦英七月回京,陛下便去岐州九成宫避暑,李承乾留京监国。八月陛下归朝,大宴东宫官署,赐帛各有差。李世民召见袁天罡。袁天罡给人看相,后随手便指了一道泉眼,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执杖入地,果然发现了清泉。欧阳大人记写《九成宫醴泉铭》。

    监国期间,李承乾和李泰起了第一次明面冲突。不过是因为李泰七夕之夜,想看秦英做舞,李承乾不许。

    “他还是个孩子,你较什么真呢?“

    “你心里是偏袒着他的。”

    “我待君之心,皎皎如明月。”

    李承乾闻言冷哼一声,不禁想到去年侯君集挑拨之言,拂袖转身走掉了。两者冷战了好些日子。

    长孙皇后不在皇宫,李泰有气没处撒,便去翰林院找狐朋狗友诉苦。有人道太子殿下待秦英非同一般,由此可见他们俩是断袖了,只要太子尝到了别人的滋味,便腻了秦英。不如设法将姿色不错的***送到太子榻上去。若是他接受了就证明两者关系有机可乘,若是不接受还能恶心太子一把。

    结果李承乾那夜被灌醉了,发现自己榻上躺着男子,厉声将他撵了出去,官婢上前服侍他安寝,却被他压倒。那女子一夜就怀了他的孩子。

    秦英有次进东宫为太子诊脉,受到了某官婢哭哭啼啼的拜托。

    “请大人行个好,为奴诊一脉,看是不是怀了身子……”

    “谁的孩子?”其实不问她也能猜,毕竟这东宫上上下下只有李承乾带把。

    “要开保胎的方子,还是落胎的方子?”

    “奴这一生已是毁了。但求能将孩儿生下。”

    “好。”那一瞬她觉得自己的回答,无端耗尽了自己的毕生气力。

    回到宅子秦英便在自己厢房里枯坐了大半宿,第二天称病不朝。

    她不想去找他质问什么。独自咀嚼痛苦便已经难堪。

    梅三娘诱劝秦英说了心事,结果被她气得双肩发抖:“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给那小娘子开落胎的方子?”

    “开了我们俩就能回到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过去了吗?”

    “该心狠手辣的时候偏偏心软一下,叫我说你什么才好。”

    “……”

    那官婢在半个月后,奉子被抬做了太子良娣,只是不知为何没有保住胎儿。

    秦英听到消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心想世事难以如意。她辞去如日中天的官职,归隐于终南山。

    李承乾错失秦英,从此和李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