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夜潜竹园蛐蛐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梅见舒望瑾终于妥协,不由笑眯眯的双手奉上了那个柚子皮和那把匕首。

    “我有十几年不曾雕过剥碌灯了,手艺不好,还请林姑娘不要嫌弃。”舒望瑾接过了那个柚子皮和匕首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愁苦表情。

    林梅帮舒望瑾点燃了桌上的那盏灯,接着便双手撑住下巴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看舒望瑾纠结了许久。

    “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啊?”林梅打了个哈欠,看了会窗外的明月,虽然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是今晚的月光却是比前几晚明亮许多。

    舒望瑾右手拿匕首对着那个柚子皮比划了许久,双眉之间的褶子夹得都有了深深地刻痕,他神情凝重,终于下了刀。

    林梅不禁瞪大了双眼看舒望瑾下刀,生怕眨了一下眼睛便错过了那鬼斧神工的每一刀。

    许久之后,舒望瑾从袖子里取出锦帕擦了擦额际的细密冷汗,轻吁了一口气,挺满意自己的刀工的。

    “林姑娘,如何?”舒望瑾摆弄着手里雕刻好的柚子灯,觉得这东西虽小,但是雕刻起来也不甚容易,因此心里还是挺自得的。

    “……”林梅看着舒望瑾手里的那个被摧残得缺破不全的柚子皮,忽然发现,原来再聪明的人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啊……就比如,舒望瑾,做生意他可以叱咤风云,但是雕一个这样的小玩意却是让人……不忍直视。

    “额……挺漂亮的。”林梅违心的说出了赞美的话,这才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

    舒望瑾从书房的隔间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琉璃盏,点燃之后将它放进了柚子皮里面,顺着镂空的花纹,点点微光透了出来,看起来并没有先前的那么丑陋了。

    “舒舟说……你以前和现在不一样……”林梅拿起了那盏柚子灯,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舒舟先前告诉她,舒望瑾小时候非常顽劣,只是在二少爷舒闻瑾死后,舒望瑾也因为打击过大而疯癫了,那个时候舒舟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厮,因此也不是很了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之后舒望瑾疯症渐好,人也更加聪慧了,但是舒老爷却不知为何冷淡了舒望瑾。

    舒望瑾闻言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起来,眸色深沉,“我少时不懂世故,得罪了许多人,二弟与我是双生子,容貌一模一样,那些人便以为他是我,将他给掳去了,等到爹娘找到的时候,二弟已经……断气多时了。”

    那个时候舒望瑾还只六岁,亲眼见到和自己长相一样的亲弟弟惨烈的死在自己面前,呆愣了好几天之后便疯癫了,舒夫人那个时候天天求神拜佛,泪珠儿都快流干了舒望瑾才清醒过来,整个人却是沉稳了下来,再也不像从前那般顽劣好动了。

    舒老爷从小就偏疼小儿子舒闻瑾,因此自那件事情之后便一直对舒望瑾冷眼相对,哪怕舒望瑾几年之后帮舒家争取到了皇商之号,舒老爷也没有对他赞赏半句。

    当晚深夜,林梅才回了倚帘居,便找来了舒舟和卿影,身上背了个大包袱,偷偷摸摸的左瞧右瞧,见周围都没有人这才轻吁了口气。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