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恶人心计始脂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时已是仲夏,一路上蝉鸣不歇,阳光愈加炽烈,林梅撑着把素绢的小伞,右手提了一个精巧的食盒,这还是她从刘雨霏那里借来的,一摇一摆的好不容易才进了客栈,只差没在半路上昏了过去。

    林梅在客栈等了好一会儿之后,舒望瑾才赶了回来,一进客栈的大门,便发现林梅一个人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脑袋一点一点的,几乎就要睡了过去。

    “林姑娘?”

    林梅这才恍然惊醒,口里喃喃道,“你回来啦……”她早上找刘雨霏唠叨了好一会儿,本来还想在她那里蹭顿午饭的,不想那个绣娘竟如此凶悍,立马就把她骂了出去,要不是看在刘雨霏的面子上,她早就和那个绣娘对骂上了。

    而这时雨霏也说,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男人的胃,于是她就跟刘雨霏借了一个食盒,准备回家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的厨艺,无奈对着灶台半饷都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

    最后没办法的林梅只得收拾了一根水瓜做了个汤,用小小的汤盅盛好,再打了几个鸡蛋炒了个葱煎蛋饼,整整齐齐的摆在白瓷的碟子里,然后蒸了些白米饭,等她都收拾好放进食盒的时候,都过了近一个时辰了。

    “舒望瑾,你用过午膳没?”雨霏家都是说早膳午膳晚膳,应该是这么说的没错吧?……糟糕,一时嘴快,竟直接喊了名字!

    林梅顿时悔不当初,忙直起腰杆一脸端庄的坐在木长凳上,脸上表情不显一丝须臾,仿佛刚才那声“舒望瑾”不是她喊的一般。

    舒望瑾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如果说这是他娶媳妇的代价的话,那他也只能认了,谁叫林梅是掌管他婚姻大事的重要人物呢?

    “在下……还未用过午膳。”

    “那太好了!”林梅立马破了功,将桌上的那个精美食盒推到他面前,喜形于色的说道,“你快吃吧,这回真的是我自己做的。”她显然也想起了上次的千金碎香饼,不过这次可真的是她亲手做的。

    舒望瑾轻轻一笑,将食盒提在了自己手里,一派温良如玉,“去楼上房间说吧。”

    “好啊,我背诗给你听!”林梅跟在他身后,心里默念着昨天刘雨霏教自己的那首《韩庄闸舟中七夕》,就怕自己等下又忘了。

    舒望瑾订的房间是整个客栈视角最好的,因此就算不是天字号房间,价格也只高不低,打开的窗户往下望,就是清水河幽碧碧的环绕着,河边是大片大片的杏林,此时正是杏子熟时,微风带过,满鼻都是杏子的清香。

    “原来杏子都已经熟透了啊……”林梅站在窗边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她前几年还和林诗去那里偷过黄杏,然后两人喜滋滋的跑去和刘雨霏分吃了,只是可惜现在林诗已经嫁了人,刘雨霏也订亲了……

    舒望瑾将食盒放在黄梨花木的桌上,把盒盖打开,里面的汤和菜果然早就冷了,他将米饭和水瓜汤都端了出来,并未告诉林梅这些饭菜都冷了,只是端了米饭拿了筷子便夹着葱煎蛋吃了起来。

    “味道怎么样?”林梅见他开吃,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她很少下厨,因此会做的菜实在不多,这几样是她常吃的家常菜,这才学会了的。

    这汤味道寡淡,应该用大骨汤来调味,这煎蛋有些地方焦了,实在影响口感,至于这米饭……颗粒粗糙,难以下咽。

    舒望瑾缓缓咽下口里的米饭,嘴角勾勒出一抹微微的笑意,平静的看着林梅,“味道不错。”做生意做得久了,假话从他嘴里讲出来也跟真的一样了。

    林梅顿时笑眯了眼,语气甜蜜,“那我背诗给你听!”说罢昂首挺胸的踱了几步,清了几下嗓子,朗声吟道,“木兰桨子藕花香,唱罢厅红晚气凉;烟外柳丝湖外水,山眉……澹碧……”后面是什么黄来着?!

    “山眉澹碧月眉黄。”舒望瑾放下手里的筷子,抬头看了眼林梅,温和的说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